《艺术 · 跳蚤》

Home / 展览 / 历史展览 / 《艺术 · 跳蚤》
艺术 · 跳蚤
艺术 · 跳蚤
《艺术 · 跳蚤》

2014年10月26日下午三点,“艺术•跳蚤”在中捷当代美术馆开幕。这次活动是中捷当代美术馆继工地展<布拉格行动>和捷克四大艺术院校学生<声东击西>联展以来覃琨瑛策划的又一个别开生面的展览。此次活动由伊瑞&覃琨瑛的作品展和“跳蚤市场”组成,观众不仅可以在美术馆欣赏绘画和音乐,还可以置换或买到心仪的“物件”。活动期间,捷克总统考察团也将莅临参观。这是前所未有的尝试——把艺术作品展和“跳蚤”共同放入美术馆;这也是美术馆功能转换的大胆创新,同时也是一次浪漫可爱的艺术实践。

伊瑞(STRAKA JIRI)是一位生活在北京的捷克著名水墨艺术家。他沉迷水墨并不是一时兴趣,小学5年级时他在父亲的书架上发现齐白石、李可染、林风眠等人的画册后就义无返顾地迷上了中国绘画。美术高中毕业时,捷克最重要的汉学家KRAL教授建议:“如果真的想画好中国画,他应该报考查理大学中文系,把中国的哲学、文学和历史学透!”于是他坚决地放弃了上美术学院的机会而选择了中文系,但他并没有放弃绘画,一有时间他就和老同学去写生画画。1994年他踏进了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工笔画室,进行真正的工笔技法训练。

基于对中国传统水墨画程式笔法的熟谙,使伊瑞可以在中国传统水墨画的价值体系内部进行创新性突破!他从绘画手法上没有继续延续国内主流水墨画的写意文人画风,而是直接面对真实的山水和花草植物跪在纸上创作,尺幅通常很大,边画边用吹风机吹干画面。这种写生方式,与西画的传统深有渊源。写生作品既有中国水墨画的墨趣,又赋以传统西画的空间感和造型生动感。2006年开始创作的《心》系列,是伊瑞绘画确立其个人风格的发端。伊瑞用2、3米大的宣纸写生放大“猪心”,以巨大的心脏来匹配佛教和中国传统文化里“心”的概念。在中国文化中,“心”的概念有灵魂和感知的功能。这种对应很出人意料,既智慧、幽默又具有视觉冲击力。伊瑞继而还将宰杀剥净的鸡、羊以及被拍死的蚊子、公路上被汽车碾死的麻雀等放大至数米,将这些日常的死亡制作得触目惊心。甚至许多生活中习见的事物,诸如苍蝇、金鱼、鸟的羽毛、雪糕棒、晾晒的衣物、流浪狗、麻辣烫以及城乡边缘的不为人关注的物件等等,也被伊瑞放大到惊人的尺度,成为其绘画中的重要题材。范迪安说:“伊瑞把思考带进了绘画中……”没有对水墨绘画和生活细节的超常敏感与思考,没有对生命意义的参悟,是不可能呈现我们所处的这样的世界。可以说,伊瑞的水墨实践已经为我们明示了中国传统水墨发展新的维度。如果说二百多年前的郎世宁来到中国可以算是文化全球化的一段前史,那么在今天伊瑞也为我们提供了一段不寻常的当代全球化的插曲,伊瑞的作品也将水墨注入了对生命的体验和关注,因而走出了游戏化文人水墨画的困境,是中国水墨当代化最具有说服力的例子。

伊瑞不仅致力钻研中国传统绘画,完美地掌握了水墨与毛笔的技法,而且深谙佛法,像他这样的西方艺术家屈指可数。娴熟地运用中国古代大师的技法,他表达每日的感受,记录其心灵的涤荡和周遭变幻的世界。他证明了水墨画不仅拥有光辉的过去,而且鲜活地存在于当下。生命,无论充满生机未加修饰,还是微不足道普通平常,无关紧要,所有形式的生命都是他所关注的。他对于细节的处理,让看似寻常的事物犹如接近梦幻。在他的画作中,重点不仅仅是一个物件或是一个需要细究的问题,还有它们的背景。黑色的墨迹和其灰色的阴影固然值得重视,但空间的布局包括留白,也同样重要,伊瑞•斯特拉卡站在两种文化大陆之间——而且站得很稳。

阿覃(覃琨瑛)选择了明亮,闪耀,犹如春天般的色彩,以及光与影。她从不同角度把光线投射于一颗普通的卷心菜。这个看似寻常的状况却藴含着魔力,令人想象力活跃。这颗植物变成了秘密的象征,理解这是什么东西的过程是有意义的,表达了世界的复杂性。你几乎立刻可以感觉到一股无法遏制的冲动,想要剥下一张张的叶片,除去一层层的衣物,直达中心、本质,从而理解整个次序,揭开必然的事实。发现并进入它。阿覃邀请我们踏上一段探索真相的冒险之旅。

此次活动氛围是轻松的,没有像传统美术馆展览,大众观看作品的角度会被美术馆的氛围“仪式化”,也可以说,这是一个不是艺术展览的“艺术活动”。“跳蚤”原本的核心价值是重新调配人们生活的资源,配置社会的剩余物品。随着发展,“跳蚤”也是交易创意小作品(绘画、小雕塑、小工艺品、音乐等)的重要平台,其主要特点是随意、偶然、流浪、非生意性。艺术家、音乐家、手工艺人皆可参与活动,在活动中人们可以进行生活用品及小型艺术品的置换和销售,可以卖美食,卖玩具,可以现场制作作品,还可以在活动范围内进行艺术表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